超级玛丽游戏 – 误译、庸俗、粗暴、机翻,浅说游戏汉化的四宗罪

<img alt="误译、庸俗、粗暴、机翻,超级玛丽游戏 浅说游戏汉化的四宗罪” src=”https://img.miracle-img.com/2021/668886269.jpg” />

   首先得承认,在国内玩家依旧靠刷差评来争取STEAM游戏汉化的今天,来吐槽游戏汉化的不足显得有点臭不要脸了,但这绝不等同于“穷人无权指责饭菜是否好吃”。超级玛丽游戏

   从根上说,汉化并非简简单单的两种语言的无脑切换,而是深入到了不同文化、宗教甚至是政治等多个领域内的事儿。从这一点上来说,译制难免会有差错。

   举个例子——让玩家一直感到迷惑不解,小说、电影与游戏汉化名字迥异的《The Witcher》。

   以讹传讹的“巫师”

   CD Projekt RED在2007年推出了第一代《巫师》游戏,最近的一款同系列作品是今年上半年的资料片《巫师3:血与酒》。

   对玩家来说,如果稍稍对东欧文化中的巫师形象有所了解的话,都无法想象,一个手持钢剑银剑,除了炼金术以及简单法印其余什么魔法都不会的,单纯以猎杀魔兽收取报酬为职业,不高兴的时候甚至还杀杀平民的“种马猎人”——杰洛特,竟会被译成与其性情、形象、内涵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巫师”。

左边巫师经典形象,右边狩魔猎人形象

   而相比之下,其同名小说在国内被译为《猎魔人》,这个名词恰恰符合了杰洛特职业的定位(同名书在台湾被译作《猎魔士》,也算是意义相同,但单方面强调了“雅”而已)。

   这不免让我们不解,为何翻译游戏时,会产生这么一个看似恰当深思起来却无法接受的错误呢?

   这里,我不谈该作的真人电影名字为《The Hexer》(术士),也不想大谈波兰文“Wiedźmin”如何玄幻难分,其实“猎魔人”被译作“巫师”很简单,不外乎是从波兰文译成英文,再二度译成汉语时的以讹传讹!

   翻译界有个通理:要求能兼顾“信、雅、达”三个标准才算“合法”——所谓信雅达,按照清末启蒙家严复的要求为:不偏离,不遗漏,不随意增减。

   从这个角度来说,《The Witcher》译成《巫师》,与译成《狩魔猎人》或《猎魔人》相比,仅仅符合了“雅”的要求,却忽视了信和达。所以,可定位为误译。

   除此之外,《巫师》游戏中一些算不上误译,却让玩家感到不解的细节随处可见。比如三代中杰洛特的胯下坐骑,其名字在波兰文中叫“Płotka”,英版叫做“roach”,二者表意均为小蟑螂,但实指欧洲的一种淡水鱼,但在繁中版中却译作了无法理解的“萝卜”,让人觉得大有抖机灵之嫌。

还记得斯皮尔伯格的《战马》么?主角——战马的英文名字叫Joey,国内译作“乔伊”,而非直译作“幼兽”这种有趣但却破坏意境的名字

   有一种翻译叫台版

   《巫师》系列均只支持繁中,大抵是台湾汉化的功劳。在此我们可以看出台版与大陆“翻译口味”的不同之处,总结起来为“接地气”三个字。

   这一点在不少游戏作品的命名上便可以看得出来。

   比如著名的潜行刺杀游戏《耻辱(Dishonored)》,台版译为《冤罪杀机》,相对《耻辱》译名来说,的确让我们感到了一种直白甚至剧透的感觉(尽管这种译法并非总是准确的),而不像大陆普遍意义上的直译法则。

   当然,因为台版太接地气,难免经常出现一些平庸甚至恶俗的译作,比如《太空战士》(大陆译作《最终幻想》)、《极速快感》(大作译作《极品飞车》)、《恶灵古堡》(大陆译作《生化危机》)、《异尘余生》(大陆译作《辐射》)、《最后一战》(大陆译作《光环》)、《古墓奇兵》(大陆译作《古墓丽影》)《当个创世神》(大陆译作《我的世界》)、《靓影特务》(大陆译作《镜之边缘》)。

   一眼看上去,比之陆版,这些译作显得平庸之极。其中的《太空战士》、《最后一站》等更被视为最无脑的翻译——不但文不对题,且从根本上让后作难以为续。

   值得一提的是,在中国大陆游戏起步之初,台译版曾被作为翻译的标本。当然,台版译作中掺杂了太多商业营销的恶俗噱头,这一点不仅仅表现在游戏中,在其他圈子的译作中更是随处可见。

这部享誉世界的经典之作,被台湾译作《刺激1995》,不知道你们怎么看,反正笔者是被刺激到了

   “X狗”的《神秘海域4》

   将平庸甚至恶俗的译作归结为接地气,这种事情不能总让台版来背锅,在主流游戏商积极推行简中汉化的今天,我们需要开始反思自己了。

   就拿今年上半年顽皮狗发售的四公主独占大作《神秘海域4:盗贼末路》的简中翻译风波为例。

   或许是顽皮狗自己都觉得这部游戏过不了审,于是在简中版中大大地接了一把地气,其中加入了诸多如“X狗”、“傻X”、“撸瑟”等“新鲜活泼”的台词,让一部分人酣畅淋漓地感受到了本地化的趣味性。但更多的玩家则表示无法接受,甚至是恼羞成怒。

   针对这件事情,在这里大谈翻译要求的“信雅达”显然有点“撸瑟”了。那就换个角度讲,从沉浸感上来说,翻译组的这种行为从根本上忽视了游戏本身要传达给玩家的意境——即,一个翻译者应该尽可能地用一种贴合原作的语言来还原出游戏的意境来,而非单纯的自我吹擂以及大秀逼格的恶意吐槽。

   为了避免破坏气氛,大多时候,一些译作是需要极力避开流行梗的,若非要反其道而行之,往往会尝到苦果。

Related Posts

《Jump全明星乱斗+》新截图 火影大战海贼王!_0

今日,万代南梦宫公布了旗下格斗Read More

“精灵的召唤”版本正式上线 限时活动开启

【活动一览】 一、琥珀之城特定Read More

“战锤40K”回合制新作《太空巨人:战术》公布

962乐游网 → 首页 → 游Read Mor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